糯米小說網 > 前任無雙 > 第六六零章 假的
    大溝谷,大地上的一道裂痕。

    因范圍夠大,谷內山川河流俱全,谷中孕育著各種生靈。

    此地也算是陷危城通往萬霞境直線距離上的一個必經點。

    大溝谷末端的收尾處其實是一道大瀑布,白玉妃帶著幾名心腹隨從已經先到了。

    沒見到碰面的人,與陷危城那邊聯系后,那邊讓等著,她只好耐心等待著。

    等了約莫一個時辰,一排飛行法器從遠空急飛來,又減,之后緩緩降落。

    一只飛行法器門開,出來了幾十人紛飛四處戒備。

    陷危城的總務官連威也便裝現身了,走到了白玉妃跟前上下打量。

    白玉妃行禮,“連總官!

    連威偏頭示意:“跟我來!

    白玉妃小心翼翼問道:“去哪?”

    連威指了一下那打開了艙門的飛行法器。

    白玉妃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跟著去了,然她身后跟隨的幾名心腹隨從卻被人給伸手攔下了,白玉妃回頭看了眼,只能是點頭示意,讓他們在那等著。

    跟著連威進了艙門內,只見一襲黑披風面容陰鷙的巫上卿端坐在內,那審視的目光已讓白玉妃心中忐忑。

    連威讓身示意了一下,表示這就是要見你的人。

    白玉妃上前行禮,“見過巫大內!

    巫上卿也不跟她廢話,直接問道:“萬霞境是你的地盤?”

    白玉妃看了眼連威,才回道:“是!

    巫上卿:“最近有一批人去了你的萬霞境?”

    白玉妃愣了一下,回:“不清楚!

    巫上卿目光驟冷,連威忙出聲道:“白玉妃,在巫大內面前,不得戲言,否則后果你承擔不起!

    白玉妃亦忙道:“連總官,我是真不清楚!

    巫上卿冷冷道:“你的地盤上,出現了一群人,你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白玉妃解釋道:“我剛從決云峰過來,不知道萬霞境那邊的情況!

    巫上卿凝視,目光中漸漸泛起的森冷令白玉妃心中忐忑不已。

    連威出聲道:“白玉妃,你不在萬霞境,你手下人也不在嗎?”

    白玉妃低頭了,有些事不知該如何解釋,說假話估計糊弄不過去,說真話的話,立馬要露餡,她并不希望讓人知道自己和霸王那邊有牽連。

    巫上卿:“再給你一次機會,不會有第二次!

    白玉妃心弦緊繃,猶豫再三,終究是怕了,艱難道:“我手下人都不在,都一起遷離了萬霞境,萬霞境已無我耳目,故而不知道有什么人去了萬霞境!

    此話一出,巫上卿和連威都很訝異,尤其是連威,急問:“什么時候遷走的?”

    他是陷危城總務官,這么大的遷移,早生了的話,他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聽聞。

    白玉妃艱難道:“一天前!

    此話一出,巫、連二人心中都涌起了同樣的疑問,連威再問:“早不遷走,偏偏在這個時候遷走,為何?”

    白玉妃嘆道:“連總官,我也不想被人趕的到處跑,我也是被逼無奈!

    被人趕走?巫上卿和連威相視一眼,略有疑惑,一天前的話靈山那些人還沒有進妖界,提前布置了?

    連威再問:“誰逼你離開了?”

    白玉妃猶豫再三,還是苦笑道:“連總官,您就別逼我了,我不敢說,我真惹不起!”

    巫上卿:“你不想要這最后一次機會?”

    白玉妃心里已經在咒他,但口中還是得求饒,“巫大內,是誰逼我,我可以說,但還請巫大內恕我無罪,我和對方真的沒任何關系,實在是對方逼到了我的頭上,我惹不起,不得不從!

    巫上卿略沉凝,之后徐徐道:“說,只要你說的是真的,恕你無罪!

    白玉妃低頭了好一會兒,心中還是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抬頭道:“霸王!”

    “什么?”巫上卿和連威同時失聲,前者更是直接站了起來,反問:“霸王逼你離開的?十三天魔的那個霸王?”

    白玉妃點頭,“沒錯,就是他!

    連威面有驚駭,當年那魔頭在妖界興風作浪時可沒少干‘好事’,屠戮了不知道多少妖修,真正是殺的人聞風喪膽。

    巫上卿沉聲道:“霸王找到了你,你親眼見到了霸王?”

    若真是如此的話,還要不要去萬霞境,那他還真的要三思了,也必須要上報請做決斷。

    白玉妃:“沒有見到他本人,是他的手下,我也不認識,來人自稱是霸王的手下,說要借我地盤用一段時間,逼我清場。我哪敢和這些魔頭對抗,只能是老實回避,所以之后的萬霞境生了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

    巫上卿:“你怎么確定對方是霸王的人?”

    白玉妃:“沒有確定!

    巫上卿:“沒做任何確定,你就聽話跑了?”

    白玉妃:“有些事情不需要確定吧?在妖界,一般人誰敢打著霸王的旗號招搖撞騙?就算有假,有這膽子的人,其實力可想而知,我沒必要冒這個風險,只是借我地盤用一段時間而已,我不想惹事,回避一下就好!

    “……”巫上卿無語一陣,對方的話似乎有道理,似乎又沒道理。

    連威皺了眉頭,思索著徐徐道:“巫大內,難道真是霸王介入了此事?”

    “胡扯!”巫上卿回頭訓斥,“那些魔頭的行事風格你難道一點都沒有聽說嗎?尤其是霸王那些人,行事一向詭秘,從不輕易露行蹤,若是霸王的人,怎么可能大喇喇的告訴外人在這里,真要是那些人,她這個知情人還能帶著消息到處亂跑?”

    白玉妃狐疑道:“巫大內的意思是,假的?”

    巫上卿:“廢話!蕩魔宮養寇自重的事你一點都沒有聽說嗎?”

    白玉妃遲疑,“聽說倒是聽說了,可一般人誰敢假冒霸王招搖撞騙?先不說真的霸王不會放過,說自己是反賊,想惹來仙庭的圍剿嗎?沒人也沒理由去假冒!

    巫上卿哼了聲,“當然有人敢!

    龍師的勢力就敢!連威明白了,“靈山那些人在假借霸王的旗號讓人閉嘴!笨戳搜郯子皴,這不就將人給嚇住了么,若不是巫上卿這種身份的人來逼迫,白玉妃肯定不敢對外聲張。

    白玉妃愣了一下,“靈山的人?”

    巫上卿直言不諱道:“有一群人進了你萬霞境躲藏,不是什么霸王的人,而是靈山來參加歷練的人員,你被騙了!

    “……”白玉妃凝噎無語,敢情白擔驚受怕了這么久,但又不解,“那不知巫大內找我有何吩咐?”

    巫上卿漠然道:“靈山那邊的事,你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還是在裝糊涂?”

    白玉妃又是一愣,旋即恍然大悟,大概明白了點什么,難怪驚動了帝妃娘娘的心腹人員親自趕來。

    巫上卿看她明白了,直接吩咐道:“萬霞境你最熟悉,人就躲在你那里,把你的人手招回來,給我秘密搜查,現了人在什么地方立刻上報。你只管找到人,其它的事不用你管!

    獲悉了不是霸王,只是虛驚一場,白玉妃松了口氣之余,也沒了什么選擇,只能是領命行事,當即傳訊召集人手秘密潛返萬霞境……

    “娘娘,這是巫上卿傳回的最新情況!

    香爐旁,香煙繚繞處,侍女又將一封情報雙手奉給了榻上橫臥的聶虹。

    聶虹拿到手看后,笑了,“膽子倒是不小,就不怕我真調集人馬過去當反賊給剿了?讓巫上卿盡快結束,我倒要看看龍師那伙人還怎么保這些學員!

    侍女遲疑道:“若是對那群學員置之不理呢?”

    聶虹:“若真置之不理,那個林淵就不會進妖界。真敢不理的話,那就不僅僅是在跟咱們作對,也是在和仙宮作對。學員死傷太多,靈山是憋不住的,諸老院就得出山。坐看靈山學員去死,坐看諸老院一幫老家伙送死,所謂的龍師勢力還有資格再玩下去嗎?”

    侍女若有所思點頭。

    ……

    仙宮,一座云霧縹緲而過的樓閣中,慶善對幾名宮人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又有一宮人來到,奉上了一份情報。

    慶善看過情報,揮手讓人退下了,回頭看向乖乖站一旁的金眉眉,順手遞出。

    金眉眉立刻快步近前,欠身著雙手接了情報到手查看,看后訝異,“林淵那些人在假冒霸王?”

    慶善踱步著呵呵道:“虧他們想的出來。不過這也算是個辦法,妖界那邊到處是對手的耳目,嚇不住人的話,往哪跑都得被現,打出霸王的旗號,的確可以震懾不少妖孽,便于行事!

    金眉眉頷,“確實,當年為了一個女妖,霸王一怒之下蓄謀了‘化妖池’一戰,那簡直是一場血屠,至今化妖池畔依舊是陪葬的累累白骨!

    慶善負手略嘆,“不怕官,反倒怕賊!有時候太講規矩了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金眉眉:“他就不怕聶虹那邊調動大軍直接把他們當賊給剿了嗎?”

    慶善:“大軍公然圍剿?那么多眼睛看到了,現是靈山學員還怎剿?傳訊給林淵他們,告訴他們,已經暴露了,讓他們趕緊想辦法另謀后路吧!

    “是!苯鹈济紤,目光掃了掃紙上的內容,暗暗驚疑,現這位大總管的情報渠道非同一般,這情報分明就是聶虹那邊角度得到的消息。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体彩上海11选5手机版 河北快3开奖今天 甘肃11选五走势图今天 赢现金彩票娱乐 广西纵桂在线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江苏快3综合走势图 000725京东方股票行情 排列五牛人选号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