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特種歲月 > 第1186章 這就是槍王
    莊嚴十分肯定的判斷,讓匪暗暗心驚。

    要知道,已經過去好幾年了。

    這小子的記憶力居然那么好,就像一條獵狗似的,聞到了相同的氣味又開始追著不放。

    “喂!”匪不耐煩了:“你是不是過來談判的??!”

    他忍不住上前兩步,槍口對準了莊嚴。

    “當然是談判的!鼻f嚴拖延時間的目的已經達到。

    其實他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一定認識對方。

    只是有點兒直覺。

    直覺而已。

    “不過,我在談判之前,我必須要看到人質安全,不然談判完畢,你給我一堆尸體,我怎么辦?”

    面對這個要求,匪覺得也挺有道理。

    這次演習是沒有預定劇本的,完全靠雙方臨場揮和代入。

    莊嚴的要求不過分。

    匪覺得自己如果真的是要達到自己的目的,人家當然需要確認人質安全。

    “行,我帶你去看看,看完了,如果你不答應,我就當著你的面開始殺人質!

    “好,我很有誠意!鼻f嚴說:“畢竟我的目的只是保證人質安全,人質沒事,我就可以回復上級,說服他們接受你們的要求,我只是個談判官,傳話筒而已,沒必要和老大你作對!

    這馬屁拍得舒服,撓到了癢處。

    “朝前走!”

    匪讓開兩步,槍卻一直指著莊嚴的胸膛。

    這讓莊嚴感到十分不爽。

    其實,對方槍口瞄準頭部其實會讓自己有更多奪槍的機會。

    其實,很多人以為持槍對準對方頭部才更好,因為都說一槍致命,可以讓目標毫無防抗之力。

    至少,在不少特種兵影視劇里也通常是這樣表現。

    但實際上在某些時候這并不是最好的選擇。

    尤其是在狹小的空間里,對準頭部可不是什么好選擇。

    因為,特種兵訓練里奪槍手法有n種是針對被瞄準頭部的,尤其是在近距離上,很容易會反抗成功。

    所以,要注意瞄準位置和雙方之間的距離。

    頭部畢竟屬于小目標,奪槍時候可以倚靠快偏頭來躲過槍口射的子彈。

    頭部目標小,這樣的快躲避成功率還是很大的。

    瞄準頭部,大多數是因為對方穿了防彈衣。

    瞄準胸口,要擺脫的難度相對大點。

    因為身軀的目標大,要快躲過子彈很難很難。

    此時,對方的槍口一直指著自己的胸膛,當然讓莊嚴感到不爽。

    莊嚴是穿了防彈衣戴了頭盔的,只不過身上還穿著單兵激光模擬系統,所以打中背心和頭盔上的接收器即可冒煙,判定為陣亡。

    匪顯然很明白這一點,因此選擇了對準莊嚴的胸膛,讓他沒那么容易反抗。

    莊嚴暗暗在心中祈禱。

    他并不知道整個武裝分子的隊伍有多少人。

    這次的情報支援十分有限。

    教員這么做,其實是故意給莊嚴出難題。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不遠處觀察判斷的基地教員。

    教員拿著個本子,手里拿著筆,在跟著看,另一個還那個小型攝像機,跟著拍。

    莊嚴舉著手,走進了由集裝箱搭建成的4號營房。

    這個營房是雙層的,最大那種集裝箱。

    進去后,里面燈火通明。

    莊嚴一眼就看到窩作一團,包頭蹲在地上的“人質”。

    還有站在對面,手持自動步槍的兩名“匪徒。

    莊嚴一顆吊起來的心頓時落到地上。

    很好。

    整個房間里除了匪,就只有兩個手下。

    其他地方布置了多少人,自己可以不管。

    現在自己進了房間,一切就按照之前計劃好的方案執行。

    要引蛇出洞。

    怎么引蛇出洞?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人質所在地生槍戰。

    只要自己能拿下這三個人,就等同控制了局面。

    即便周圍再多武裝分子,都無法支援這里——因為遠處樹上的周強會用手里的88狙狠狠地教他們做人。

    進門口的時候,莊嚴故意在門口處微微停了停腳步,利用這個時間,他已經看到了里面的一切——自己的左手邊,大約3米外是一群人質,人質的后方是兩名持槍的匪徒。

    而門口右手邊是空地——這個集裝箱房間的門口師開在一端,人質和匪徒都在空間大的那一段,而右側這一段僅僅一米多的空地。

    莊嚴沒有往左邊走。

    他朝右邊走。

    這,是一個關鍵的動作。

    匪也跟著進來,手槍依舊指著莊嚴。

    剛進門,他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里的空間太狹小了。

    而且,現在莊嚴自己一個人站在門的右側,而自己和自己的兩個手下全部站在集裝箱房間的左側。

    要糟糕!

    他猛地向后退,口中大喊:“干掉他!”

    手里的槍當然沒有閑著,直接朝莊嚴扣動扳機。

    只是,一切似乎都慢了那么一丟丟。

    對于莊嚴來說,他之前站在右側,心臟一直在猛跳。

    等的,就是這一刻!

    他需要自己有個機會。

    什么機會?

    將匪和他兩個手下通過進門的這個小動作,轉換到自己的前方一側。

    必須是同一側。

    否則匪在一側,倆個手下在一側,自己被夾在中間,根本沒法反擊。

    現在,是反擊的時候了!

    在匪扣下扳機的一剎那,他看到莊嚴不是躲避,而是直接沖到了面前。

    倆人之間本來相距只有一米左右——門口到門邊的距離。

    莊嚴一個箭步,已經貼到了他的面前,甚至可以清晰看到莊嚴臉上的汗水。

    “艸!這個神經病,一點沒變!”

    匪后悔了。

    這么多年,莊嚴還是那么瘋狂而膽大,卻又如此的計算精準!

    呯——

    槍響了!

    莊嚴渾身開始冒煙。

    他被擊中。

    不過,匪卻現一件可怕的事情,莊嚴的手已經抓在了手槍上,將槍懟在自己的肚子上。

    那一槍,直接打在了莊嚴的防彈背心上!

    莊嚴頭盔上的煙裝置“嗤”地響了一下,然后開始冒煙……

    空包彈也是有殺傷力的。

    這家伙真的是個神經病!

    他圖什么?

    被擊斃后,武器系統是鎖死的……

    不!

    匪忽然醒悟過來。

    莊嚴本身就沒有武器。

    他是要搶奪自己的武器。

    果然,僅僅是短短的零點幾秒驚詫,手槍已經變魔術一樣回到了莊嚴手里。

    而莊嚴二話不說,抬手朝對面剩下的兩個匪徒扣動板機。

    兩名匪徒現自己根本沒法開槍射擊莊嚴。

    匪就在莊嚴面前,擱在雙方中間,成了人肉擋箭牌。

    只要開槍,匪先死。

    可是他們根本沒想到的是,莊嚴根本不需要他們做出任何抉擇。

    還沒等他們的自動步槍抬起,莊嚴手里的92式手槍已經噴出了火舌。

    呯呯——

    兩次急射。

    僅僅零點幾秒。

    兩個匪徒身上冒煙,武器系統鎖死……

    他們“陣亡”了。

    莊嚴從地上爬起來,退開,朝匪開了一槍。

    匪也冒煙了。

    集裝箱房間里,所有人都冒煙了。

    全部“陣亡”?

    房間外,槍聲開始乒乒乓乓響了起來。

    因為人質房間出事,幾個隱藏在營區各處的匪徒都企圖增援這里,但他們沒料到,自己在無意間已經暴露了位置。

    而敖勒的小組和許二的小組已經一前一后開始起進攻,火力全開。

    十分鐘不到,戰斗結束。

    武裝分子這一方,居然輸了!

    “莊嚴,你這個大傻逼!”匪一邊用哭笑不得的語氣罵著,一邊扯下了頭套。

    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莊嚴的面前。

    “哈!是你!”

    莊嚴笑了。

    ——————————————————————

    第二更。

    求月票。。。。。!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 11选5云南开奖结果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国家开奖 今天广西快乐双彩 陕西快乐10分同尾 北京快乐八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选遗漏走势图 河北快3走势图 遗漏分布 甘肃快3开奖果2月1曰 新东方上市股价 体育彩票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