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爹地別鬧,幫你追媳婦呢! > 第955章這誰頂得住啊
    范言非在云修遠旁邊坐下。

    察覺到男人不對勁的狀態,范言非忍不住好奇道:“修遠,你和佩琪到底是發生什么事了?我給你打電話,還是因為小煙說看到佩琪否認和你的緋聞,我就打給電話問問你!

    范言非的話落入云修遠的耳中,讓他眸色頓時幽暗下來一分。

    她否認了和自己的緋聞?

    “的確出了一點事情,她跟我說‘我們到此為止’吧!

    聞言,范言非驚的眼睛都快從眼眶里掉出來了。

    “這還叫出了一點事情嗎?這是出了大事情!到底是發生什么了?你出軌了?”

    可是不可能!云修遠不是這種人!

    云修遠薄唇重重抿了抿,這件事情,他都有些難以啟齒。

    但是如果不說出來,又沒有辦法從范言非這里得到建議。

    云修遠還是如實的將情況說了出來。

    云修遠的話音落后,范言非整個人呈現出呆滯的狀態,嘴巴張的大大的,像是被塞了一口大瓜一樣。

    準確來說,他剛才的確被塞了一口大瓜,而且是驚天大瓜!

    “你你你……你的意思是……你爸之前出軌的那個安琪兒……就是佩琪?”

    云修遠沉沉應了一聲。

    “不可能!佩琪不會是那種人吧?雖然她一直是個正義斗士,幫女人對付渣男,你爸也確實是個大渣男,不過她不會跟你爸發生關系吧?你媽確定沒有看錯嗎?”范言非不可置信的問。

    云修遠垂下眼眸,“我爸說那天他們喝多了酒,可能佩琪也喝多了……我媽一大早上打開門,就看到佩琪和他在房間里……”

    想到那樣的畫面,云修遠拿著酒杯的手不自覺捏緊,好像下一秒就可以將酒杯生生捏碎那樣。

    范言非微怔著嘴巴,那么會說話的他,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這這……這種事情,讓人怎么說!

    這種狗血的事情,小說也編不出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范言非才緩了過來:“然后佩琪就和你說分手了?”

    云修遠點頭。

    “那你沒有說什么?”

    “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我現在腦子很亂,我有給她打電話,發短信,想要跟她把事情說清楚,可是她還沒有回復我!

    “修遠,你相信佩琪不是那種女人吧?”

    “我當然相信,可是我也清楚我爸是個什么樣的男人,這樣的事情換做你,你能夠接受么?”

    范言非啞然了幾秒。

    也是……自己的女朋友被自己老爸睡了,這換做哪個男人都受不了!

    男人最在意的是什么?

    就是自己被帶綠帽子!

    而且給自己帶綠帽子的還是自己老爸!

    這誰頂得住!

    要是換他,他也得崩潰,恐怕比云修遠現在還要崩潰的多。

    “修遠,你愛佩琪么?”

    “我當然愛她!彼撬松械谝粋愛上的女人,他一直相信……也會是最后一個。

    “那你想和她分手么?”

    “當然不想!”

    一想到佩琪會離開自己,云修遠就覺得心口像是被挖空一樣的痛。

    “我知道這樣的事情,換做哪個男人一時間可能都難以接受,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建議你了,但是既然你還愛佩琪,不想和她分開的話,還是去找她,把事情說清楚吧,你是男人,你不應該等她找你解釋,你應該主動去找她,你一個男人都覺得難以啟齒,佩琪一定更是如此!

    云修遠雙手緊握著。

    “你最好跟她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如果她那晚只是因為喝醉了酒,那時候她也根本不認識你,她也不是主動做出傷害你的事情,你再決定你自己要不要和佩琪繼續在一起,這道坎,除了你自己,誰也不能幫你邁過去!

    作為好友,范言非好心相勸道。

    “謝謝,我知道了!

    范言非的話讓云修遠的心堅定了下來。

    “其實我也沒幫上什么!泵鎸υ菩捱h的感謝,范言非難免有些心虛。

    要不是小煙看到了他們的新聞,他可能猴年馬月才會知道,那時候指不定黃花菜都涼了。

    “那我先走了!

    “你要去哪?”

    他這才剛到沒多久,屁股還沒坐熱,就聽他訴苦,酒都還沒喝一口他就要走了?

    “去找她!

    范言非:“……”

    好吧好吧,這件事情確實比陪他喝酒重要多了。

    “那你快去吧。加油!”

    云修遠便邁步起身離開酒吧。

    幾個名媛猶豫過后,還是走到云修遠面前。

    去路被擋住,云修遠微微蹙眉,他現在正急著去找佩琪呢。

    其中一個名媛一副羞赧的模樣:“云總,我爸爸是XX集團的老板,之前和yx也有過合作,不知道可不可以留一個聯絡方式?”

    “不可以!痹菩捱h毫不猶豫的果斷拒絕。

    這個名媛長得也算頗有姿色,直接被云修遠這么拒絕了,忍不住追問道:“為什么?”

    “你沒我女朋友好看!

    丟下這句話,云修遠便繞開她們,快步離開了。

    上了車,云修遠拿出手機撥打了佩琪的電話,那端就是關機。

    他不知道佩琪是不是故意關機為了不接自己的電話。

    云修遠發動轎車,前往吳佩琪的舊家。

    敲了敲門,里面卻一直沒有回應。

    “佩琪,佩琪你在里面么?佩琪你開門,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云修遠的動靜驚擾到了隔壁。

    隔壁的奶奶打開門,隔著紗門數落道:“別敲了!她現在不在這里!你們這些記者也太過分了,人家都被你們逼的好幾天不敢回家了!”

    聽到隔壁奶奶的話,知道佩琪并沒有回來這邊,云修遠說了一句“抱歉”,便離開了。

    上了車后,云修遠又驅車前往吳佩琪已經租住的小區。

    “叮咚叮咚——”

    門鈴響后有腳步聲傳來,“誰?”一道女聲響起。

    房門打開,只見開門的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云修遠微愣了下。

    一開門就見到一個帥哥,開門的女人也微微怔住。

    試探的問:“帥哥你找誰?”

    “這里……不是佩琪的家么?”云修遠試探的問道。

    “?不是啊,我上個月搬進這里的!

    聽到女人的話,知道佩琪應該是把這里的房子退了,“抱歉,我敲錯門了!

    說完,云修遠便轉身離開。

    佩琪沒有回舊家,這邊的房子也退了,她出去的時候就帶了手機,她現在會在哪里?

    是住在外面的酒店了么?

    想著,云修遠撥打了許秘書的電話,讓他調查一下吳佩琪有沒有入住A市的酒店。

    “言非,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情況怎么樣?佩琪和修遠到底怎么了?”

    范言非才剛一進門,便被早就坐在客廳里等候他回來的郁小煙一陣機關槍似得詢問。

    范言非如實告知了情況。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佩琪跟他說了他們到此為止吧,修遠現在的心情也很亂,老實說身為男人,我也很能理解修遠的心情!

    “佩琪肯定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佩琪不是這種人!”郁小煙下意識的為吳佩琪辯解。

    “修遠也相信啊,可是事情就是發生了不是么?可能當時出了什么意外,喝多了酒之類的……而且你知道修遠他媽也不喜歡佩琪,這次更是找到了理由,非讓修遠跟佩琪分手,就算修遠不分手,他媽以后估計也有得鬧的!

    郁小煙重重咬了咬唇,身為吳佩琪的朋友,她現在自然更心疼佩琪。

    佩琪現在一定很難過很失落吧?

    要是換做自己,覺得自己的男朋友不足夠相信自己不足夠愛自己,肯定會很難受的。

    見郁小煙緊擰著眉頭,一副深沉的模樣,范言非急忙勸道。

    “小煙你不要太動氣,醫生可是說了你懷著孩子,你的心情會影響到孩子的,放心,我已經勸了修遠了,他已經要去找佩琪,問清楚事情的情況,至于他們是會繼續在一起還是分開……只能由他們自己決定了!

    郁小煙輕輕頷首,但心里難免在意。

    “等佩琪回我電話了,我也再問問佩琪是怎么回事吧!

    離開公司后,佩琪回到了顧家。

    回來以后便去了浴室洗澡。

    “佩琪,可以下來吃晚飯了!

    許夢婷敲了敲房門,沒有回應,奇怪的蹙眉,佩琪剛才不是回來了么?

    打開門走進去,發現浴室的門關著,里面傳來水聲,許夢婷走到門口。

    “佩琪,晚飯好了!

    “好,我洗完就下來!

    許夢婷準備離開,無意間瞥見佩琪扔在床上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

    “佩琪,有個叫郁小煙的電話給你!

    “阿姨你幫我接一下,說我等會回給她!

    許夢婷便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剛一接通,許夢婷還沒來得及發聲,那端便傳來郁小煙急促的聲音。

    “佩琪,你和修遠怎么樣了?他去找你了么?你跟他爸爸到底是發生什么了?我當然相信你肯定不是那種人的!是不是其中有什么原因,修遠誤會了?”

    聽到郁小煙的話,許夢婷不由得怔住,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信息量,大腦空白了幾秒。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 佳永配资正规不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 河北11选5官网 宁夏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一分彩是国家开奖吗 中国理财网 喜乐喜彩票 ipo上市指什么意思 福彩好彩1 在线炒股配资仟推荐卓信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