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大當家不好了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為大恒統一而戰

第三百一十八章 為大恒統一而戰

    田方杰看的出來,自己的這個年輕的排長很恐懼,他內心里懼怕無比,但是卻不斷的給自己打氣。,而給自己打氣的時候,說的不是為榮華富貴,也不是為了家人之類的話,更不是為了什么師長大人之類的話,他說的是為了大恒統一!

    一邊給自己挖著戰壕,田方杰一邊想著剛才自己那個年輕排長的話。

    隨即抬起頭重新看了眼自己的年輕排長,只見這個滿臉稚嫩的排長已經是開始巡視戰線,吩咐麾下的兄弟挖戰壕,同時查看彈藥,并吩咐著自己的傳令兵去申請子彈的補充。

    看著自己的年輕排長,田方杰嘆了口氣,然后重新低下頭給自己挖戰壕。

    說什么大恒統一啊,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另外一邊,田方杰的排長,溫左新下士貓著腰,不斷巡視著自己的排所負責的防線,口里不斷的囑咐著士兵們挖戰壕,并檢查子彈儲備。

    不過雖然他已經是故作嚴肅,但是內心里卻是依舊覺得有些丟臉,他老覺得自己剛才的失態被自己的這些屬下都看到了。

    興許他們一個個內心里都在笑話自己呢!

    如果僅僅是這樣,還沒有什么,他更擔心自己的那些同學們也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現。

    上個月提前畢業分配的時候,他溫左新可是因為畢業成績不錯,這才獲得了直接分配到第一步兵團服役的機會、。

    眾所周知,第一步兵團乃是第六師諸部里的戰斗力最強悍的部隊,也是師長大人最信任的部隊,能夠在第一步兵團里任職的軍官,都是上上之選。

    他能夠分配到第一步兵團服役,并不容易。

    但是自己第一次上戰場的表現實在太差了,竟然被嚇到這個模樣,以至于讓他自己回想起來都是覺得羞愧難當。

    要知道,自己可是當代大恒最精英的少數人之一,生來就有責任有義務為大恒統一而戰的!

    但是自己今天的表現,卻是讓他羞愧無比,這樣的自己,怎么可能追隨師長大人為統一大恒而戰?

    ‘為統一大恒而戰’!

    這是林子然給隨營學堂的教學課程里親自制定的一條教學原則,而且這個原則并不是說天天嘴上說統一大恒,那樣沒有任何意思。、

    隨營學堂里已經采取了林子然親自制定的思想課程教材,并且把思想教育課程列為所有學生的必修科目,而且還是優先度最高的科目。

    隨營學堂的思想課程將會讓那些年輕學子軍官們知道大恒曾經的強大、繁榮,以激起他們對大恒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自豪感。

    更要讓他們知道如今大恒的苦難,尤其是民眾的苦難,激起他們對大恒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責任感。

    還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隨營學堂里的學院們,都是這個時代最精英的人才,有責任救民于水火之間。

    這是歷史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

    再讓他們知道林子然的諸多偉大施政策略,比如限稅令,比如說研新式武器,推行新式戰術,讓他們知道,只有林子然才有可能帶著他們一起拯救大恒!

    隨營學堂的思想教育課程,重點就是圍繞著自豪、責任、崇拜而設立的。

    而最新畢業的溫左新這么一批人,就是接受了第一批思想教育的學生,盡管課程還很不完善,時間也短。

    但是這個思想教育課卻是讓他們見到了另外一個不一樣的天地!

    隨營學堂里的學生,大多都很年輕,很多只有十多歲而已,他的內心深處有著少年人的熱血和沖動!

    而這種熱血和沖動在思想教育課的刺激啊,不斷的放大,不斷的放大,最后讓他們為了大恒這個千年民族而自豪,而了大恒如今的苦難而落淚!

    盡管有那部分學院依舊不信這一套,堅定無比的認為自己報考隨營學堂從軍就是為了榮華富貴的。

    但是有不少人卻是真的改變了這種觀念,或者說本來就有這種心思,現在加強了這種觀念,思想教育課里,他們最經常討論的一個課題就是:怎么才能救大恒!

    很多答案里,救大恒的具體方式不一樣,但是有一點卻是始終如一的,那就是拯救大恒的主角都是他們!

    溫左新的同期同學里,可是不少人堅信包括他們自己在內的這一小群人才這個時代里最杰出的精英人才。

    而作為當代大恒最精英的人才,他們生來就應該拯救大恒人于水火之間。

    并且!

    還有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觀點!

    那就是他們堅定的認為:只有自己這些當代大恒里最優秀的人才能夠拯救大恒,其他人都不行!

    所以,但凡阻擋他們這些人統一大恒的人,那都是敵人,都是破壞大恒統一的民族罪人!

    怎么說呢,一個個都把自己當拯救世界的人了,而阻攔自己拯救世界的都是壞人……

    所以,如今的第六師里,出現了那么幾十個滿腦子都是怎么救大恒,并且堅定自己這些人才能救大恒的人!

    溫左新,乃是其中之一!

    一邊帶著部隊準備的時候,溫左新還偶爾抬頭看前方的郡守府敵軍,那些阻礙大恒統一的罪人。

    如果可以的話,他寧愿自己就帶著部隊殺過去,把那些阻擋大恒統一的千古罪人一個接著一個殺死。

    我大恒千年強國,如今落到民不聊生的地步,都是因為有這些國家和民族的罪人為了一己私利而阻撓大恒統一!

    該死!

    全都該死!

    不過他并沒有等待多久,大約二十分鐘后,他的連長唐希林就是把他叫過來!

    只見唐希林對著鋪在彈藥箱上的一副簡易炭筆軍事地圖道:“營部有令,讓我們連沿著左翼的這一片低緩坡前出,為主力部隊的左翼迂回開辟通道!

    “該片地區的前方,有一小片灌木從,預計里面會有一部分敵軍,不過預計數量不對太多,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敵軍也可能在現我們的行動后,直接調兵增援,而這也是團部的既定戰略目標,調動敵軍再一次上前增援,再匯集兵力火力絞殺敵軍!”

    “這一次,我們既是迂回,也是去當誘餌的,所以我們有可能面臨比較艱苦的戰斗,所以各排都把彈藥帶上,本官已經向營部申請了一批子彈,等下就分下去!”

    溫左新聽著連長唐希林的吩咐,用心的看著炭筆畫的簡易軍事地圖,把作戰命令都是記在心里。

    吩咐完畢之后,唐希林道:“行了,都記住命令了就回去準備吧,十五分鐘后行動!”

    眾人起身離去的時候,唐希林卻是讓溫左新暫緩一步,同樣年紀不大,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唐希林上下打量了溫左新一眼,然后道:“今天你第一次上戰場做的還不錯,后續繼續好好表現,不要墮了我們學堂的名頭!”

    溫左新當即臉色慎重道:“唐學長放心,晚輩一定不會給學堂丟了面子的!”

    看到溫左新這嚴肅模樣,唐希林哈哈一笑:“嗯,行了,回去吧,不過等會作戰的時候小心點,別逞能!”

    不過那溫左新聽到這話后卻是臉色一變,隨即道:“學長,為大恒統一而戰,豈能因利害趨避之!

    這話一出,那唐希林卻是回過頭來,然后盯著他看,半天后:“你不小心點,把部隊打光了,怎么統一大恒?”

    “既然知道為大恒統一而戰,那么你還以為你的命是你的嗎?你部下的命是你的?是你想去送死就能去送死的?”

    “不,你的命是大恒的,你部下的命也是大恒的!”

    “師部自有一連串的作戰計劃,讓你們死戰就死戰,讓你們躲著點就躲著點,豈有你擅自做主的道理!”

    唐希林的這一頓喝罵,直接把溫左新罵的愣住了,這好半天沒反應過來,最后才是道:“晚輩明白了!”

    看著傻乎乎的溫左新轉身離開準備去后,唐希林低聲咒罵了一聲:“媽的,隨營學堂的招生工作是怎么做的,怎么后面的這幾屆學弟一屆不如一屆,傻也就算了,而且連軍人的本分都快忘了!”

    此時唐一個滿臉胡須渣滓的軍士湊上來:“頭,你倒是給我說說,我們軍人的本分是什么?”

    唐希林回頭瞄了一眼這個草根的大叔,當即道:“服從命令!

    這話說罷,那軍士略微一愣,然后道:“可是,上頭如果派你帶部隊去執行必死任務呢?”

    唐希林道:“去!”

    那軍士不死心:“必死的任務哦?真去!”

    唐希林這個時候,抬頭看了他一眼:“如果再讓我聽到你類似的言論動搖軍心,本官會把你直接就地槍斃!”

    那滿臉胡須渣滓的軍士瞬間閉嘴,老老實實的扛著彈藥箱搬運子彈去了!

    不過走遠了后,他吐出了嘴里叼著的草根,順帶吐了口唾沫,低聲嘀咕著:“還說別人傻,你自己還不是傻愣子一個!”

    必死任務,傻子才去,到時候老子第一個逃跑!

    十五分鐘過后,唐希林帶著他的第二營第四連出了。

    除了他們第四連本身外,還有一個上頭臨時支援過來的一門九斤輕型臼炮以及幾個炮組成員。

    這種輕型臼炮雖然射程精度都不咋地,但是勝在輕便,所以在一線步兵部隊里是廣受歡迎,雖然正面交戰的時候沒啥卵用,但是在部分情況下也能揮不小的作用的。

    帶上也算是有備無患!

    第四連沿著一面低矮山頭的背面開始前進!

    但是他們剛出就是被現,很快就是可以看見對面的郡守府軍隊出現了調動,一隊步兵開始快移動,看這樣子是要攔截他們。

    但是看到這一幕后,唐希林卻是露出了笑容:看來自己這個誘餌當的還是很合格的,這剛出動呢,對面就是派人出來了。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