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快穿反派boss太難搞 > 第687章 霸道偏執眼鏡王蛇vs苦雨

第687章 霸道偏執眼鏡王蛇vs苦雨

    余笙立即出聲道,“瀝川,咱們散步回去好不好?”

    “……”瀝川歪著腦袋居高臨下的看了余笙許久,這才身形一變,化為人形。

    “你不是餓了?”瀝川蹙眉問道。

    “我可以先吃些甜甜果充饑!庇囿弦娝桓吲d,立刻從空間里拿出甜甜果泡的水,這才繼續道,“白日太熱了,晚上出來逛逛挺好的。更何況,我還有事要問你!

    “何事?”瀝川目光幽深的看著余笙手里的透明容器,不動聲色的問。

    “你知道哪兒有讓你害怕的植物嗎?”余笙歪著腦袋,艱難的看著瀝川問。

    這一刻,她非常擔心自己長此以往下去,脖子會不會直接歪掉。

    這家伙,兩米多高。

    而她,只有一米七左右。

    這身高差,簡直已經不能用最萌身高差來形容了。

    明明是巨人和寶寶的組合。

    “我沒有害怕的植物!睘r川皺著眉想了想,給出了一個中肯的回答。

    “……”余笙嘴角一抽。

    她怎么又忘了?

    這家伙可是最毒的存在,哪里會害怕有毒植物?

    “咳咳,打擾了。我想說的是,哪兒有有毒的植物?”余笙干咳兩聲道。

    “有毒的植物?你找它干什么?那些植物對于你來說,太危險了!睘r川眉頭緊蹙,不贊同的看著余笙。

    “我想要去見識見識不行嗎?”余笙眸光微閃,裝作一臉好奇的說道。

    “……好吧,我帶你去!睘r川盯著余笙看了許久,這才不情不愿的松了口。

    這些有毒的植物對他來說基本免疫,但是對于眼前這個小雌性來說,那可是劇毒。

    他不明白余笙為什么非要去看。

    但是從這一刻起,瀝川的神經快速緊繃,目光隨時都放在余笙的身上。

    深怕她一不小心就被中毒而死。

    余笙感受著瀝川的目光,心中有些無奈。

    這家伙……

    怎么這么可愛呢?

    兩人走了差不多兩個小時,這才來到了目的地。

    當余笙看到眼前的一起切時,整個人都懵了。

    “這……這……”

    “小廢獸,你怎么了?”瀝川見余笙不對勁,立刻擔憂的問。

    “我、我沒事兒,你別擔心!庇囿仙钗豢跉,拍了拍瀝川的后背。

    她剛才真的是被嚇到了。

    眼前這一片,全是劇毒植物。

    附子草---綽號‘狼克星’‘獵豹克星’‘魔鬼頭盔’等,劇毒。

    相思豆---相思豆種中含有一種特別的植物血凝素,一旦不小心誤服嚼食,會在很短時間內死亡。

    天使之號---屬曼陀羅類,是一種高效迷幻劑,攜帶劇毒。

    魔鬼櫻桃---又叫黑櫻桃,誤食該植物后,哪怕只是極少量也會很快發現失聲、呼吸困難和抽搐,劇毒。

    還有許許多多余笙在空間里的毒書里面看到的毒草植物。

    只是,眼前的這一大片,明顯比數中記載的高大數倍。

    不管是花朵或者果實,都超出了她的認知。

    好在,余笙已經早就見識到了這個位面的不同。

    所以回過神來之后,倒也在情理之中。

    “瀝川,這些劇毒植物,對其他的獸類有用嗎?”余笙睜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期待的看著他問。

    “嗯,除了眼鏡王蛇獸和眼鏡蛇獸,還有少數本身就含有劇毒的獸類以外,其他的獸類對這些植物都是避而遠之的!睘r川點點頭道。

    其實他沒說的是,到現今為止,只有他一個獸人可以隨意穿梭這片森林。

    其他的獸類,在這片森林中,都有著不同的禁忌之地。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庇囿下勓皂庖涣。

    快速的向前幾步,停在這片劇毒植物的面前。

    瀝川正要阻止,卻見余笙小手一揮,眼前成片的可怕植物,就這么眼睜睜的消失在他面前。

    “……”瀝川目瞪口呆的看著余笙。

    知道她有空間的他,自然明白現在的情況。

    只是……

    “小廢獸,那些植物不能吃。要是你實在想吃草和樹,我去給你找一些能吃的。你快把他們給扔掉,聽到沒有?”瀝川捏著余笙的肩膀,氣急敗壞道。

    他好不容易接受一個弱小的小廢獸做自己的伴侶,沒想到這只小廢獸居然蠢得無可救藥。

    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想吃。

    “……瀝川,你別著急,我不是用來吃的!庇囿蠌娙讨绨虻奶弁,趕緊解釋道。

    要是讓這家伙繼續捏下去,肩膀估計得粉碎了。

    “不是用來吃的,那你浪費空間干什么?”瀝川明顯不太相信余笙的借口。

    空間這么稀有的存在,理應用來存放食物或者干柴,將來才能度過寒冷的冬季。

    “……”余笙嘴角一抽,默默地在心里翻了個白眼,“瀝川,這些有毒的植物,我是用來制作毒藥的。有了毒藥之后,那些想要害我的獸人和動物,就沒那么容易了!

    “有我在,沒有獸人能夠欺負你!盀r川不滿的瞪了余笙一眼,繼續道,“還有,你說毒藥?難道你是毒師?”

    “是,瀝川最威武,最強大,最厲害?墒,瀝川在冬季的時候,還是會冬眠的,是嗎?如果你冬眠了,我沒了你的保護,那我在這強者為尊的大陸,是不是很容易被其他獸人欺負?”

    余笙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勸導著,深怕這家伙逼她交出那些珍貴的毒藥材。

    瀝川聞言,眉頭緊鎖。

    越是思考,越是覺得余笙說的有道理。

    只是,余笙真的是毒師嗎?

    傳說中的毒師?

    這么想著,瀝川也就直接再次問出聲來,“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是毒師嗎?”

    “是的,我不但是一名毒師,也是一名醫師!庇囿宵c點頭道。

    這個獸人大陸也是醫師的。

    只是毒師卻是沒有。

    “。!”瀝川瞳孔一縮,不可思議的看著余笙。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毒素的可怕性。

    他們蛇類能夠分泌的的毒素是有限的,一般不到生死關頭的情況下絕對不會用毒。

    他這一生中,也僅僅用過一次毒液。

    那時候,一只比他異能等級更高的鷹獸打算捕捉他。

    當時經過幾天幾夜的惡戰之后漸漸落敗……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