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快穿反派boss太難搞 > 第688章 霸道偏執眼鏡王蛇vs苦雨

第688章 霸道偏執眼鏡王蛇vs苦雨

    情急之下,他只能抓住時機,快速分泌毒液,出其不意的咬向鷹獸的翅膀。

    原本以為這樣的一擊只能讓鷹獸難以飛翔。

    卻不曾想,鷹獸中毒之后,突然倒地不起。

    最終被他吞入腹中。

    從此以后,他就明白了毒液對他的重要性。

    所以,口中的毒液時刻保存,不到萬不得已之下,絕不使用。

    畢竟,誰也不知道你下一刻會不會遇到難纏的、致命的對手。

    可現在,被他小心翼翼珍藏的毒液,在這個小廢獸的面前,已經不值一提了嗎?

    她真的能夠像傳說中那樣,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做出各種劇毒?

    余笙一直都在關注瀝川的表情,自然也知道這家伙正在各種腦補。

    “咳咳,瀝川,咱們回家吧!我餓了!

    具體情況她暫時還不想說,等到配制出能夠對異能獸人具有強大殺傷力的毒藥之后,再告訴他不遲。

    之所以想到毒藥,也是因為這個位面的特殊原因。

    研制毒藥也有兩個必要的因素:

    一來是為了給原主報仇。

    二來也是為了去萬獸城做準備。

    “餓了?那咱們回去!

    說著,一言不合就化為原形,尾巴一卷,就將余笙卷得高高的,然后快速離開。

    余笙無奈的看著急匆匆的瀝川,心中微暖。

    這家伙,霸道中帶著難以掩飾的呆萌。

    可真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怕的大家伙。

    兩人回到山洞以后,余笙趕緊在洞里找來幾塊兒石頭,簡單的搭起。

    從空間里拿出一口相對比較大一些的鍋裝滿水。

    將干柴放在下面點燃。

    沒多久,鍋里的水開始冒煙。

    隨后從空間里拿出‘喔喔獸’,也就是野雞。

    把它放到鍋里煮。

    可是,因為雞太大,所以需要翻面。

    而且很燙,這讓余笙有些無奈。

    瀝川一直盯著余笙,好奇她到底要做什么。

    見她似乎遇到了麻煩,瀝川這才強忍著對火的懼意,走到余笙的身邊,“這種一咬就一嘴毛的東西,到底有什么好吃的?放水里煮了之后,不也是一嘴毛嗎?”

    “……”聽到瀝川的話,余笙嘴角抽了抽,“煮了之后就能輕而易舉的拔掉它的毛了,這樣一來就不會一嘴毛了!

    “原來如此!睘r川微微驚訝了一瞬。

    原來雌性喜歡吃喔喔獸,是將他們拔了毛再吃的嗎?

    “瀝川,幫個忙,將它翻一下!庇囿弦贿呎f著,一邊做動作,讓瀝川更加明白。

    瀝川聞言,一言不發的拽著雞爪子,輕而易舉的將其翻了個面。

    “。!”余笙頓時星星眼,“瀝川你真厲害!

    短暫的接觸,也讓余笙擔心瀝川被燙傷。

    于是,余笙趕緊拽著瀝川的手仔仔細細的檢查。

    確定沒有任何燙傷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

    “瀝川,你不怕燙嗎?”余笙好奇的問。

    “蛇類當然怕燙,只是我有堅硬鱗片,不會輕易被燙傷,只是有點兒不舒服而已!睘r川淡淡的解釋。

    余笙聞言,頓時了然。

    看來以后她要換一種辦法處理喔喔獸了。

    “你放心,咱們以后不吃雞皮了,直接剮掉帶毛的皮!庇囿舷肓讼,嚴肅的說道。

    這里是獸世,動物很多,所以不用擔心缺肉。

    而且,她的主食也不是肉,偶爾用瀝川的‘邊角料’打打牙祭就好。

    只是,這里什么東西都比較大,她真的很好奇大米和粗糧會大到是什么程度。

    是不是一粒米就能將她喂飽?

    余笙非常期待。

    “你開心就好!

    瀝川挑了挑眉,并沒有將余笙的話放在心上。

    對他而言,一只喔喔獸根本就無法吃飽。

    “瀝川,一會兒我燉一鍋滋補雞湯,然后做一個辣子雞給你嘗嘗,超好吃的噢!

    說著,余笙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一想到美味的雞湯和辣子雞,她就覺得非常興奮。

    雖然她的廚藝不好,但是她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

    “……好!彪m然不知道滋補雞湯和辣子雞是什么,但是瀝川還是非常捧場的點點頭。

    “下次我再做回鍋肉、糖醋魚、糖醋排骨……”

    余笙一連說了幾十道菜,越說肚子越餓,口水越多。

    而瀝川,則是低著頭注視著余笙,目光認真且帶著寵溺。

    “啊,不說了不說了,你先幫我把這個大家伙撈起來,我先拔毛!

    “好!

    瀝川收回視線,提著喔喔獸的爪子,嫌棄的將其扔在洞口。

    “……”余笙嘴角一抽,也沒有說什么。

    而是蹲在地上,開始拔毛。

    可是,羽毛太燙,再加上個頭太大,余笙小臉皺成一團。

    突然有些后悔,干嘛沒事兒吃什么雞肉?

    豬肉不好吃嗎?

    兔肉它不香嗎?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余笙對于做美食的熱情也漸漸減少。

    “啊啊啊啊……不吃了不吃了!庇囿蠈⑧膏斧F一扔,氣呼呼的回到石床上坐下。

    手腕一翻,手心里頓時出現一個軟乎乎的面包。

    “吃什么雞肉?面包它不香嗎?”

    余笙狠狠地一大口下去,咬掉了一大半。

    瀝川嘴角一抽,指著地上被拋棄的喔喔獸,看著余笙問:“不吃了?”

    “不吃!庇囿虾莺莸氐闪艘谎劬扌鸵半u。

    “那我扔了?”瀝川挑了挑眉。

    “……”余笙聞言,頓時有些遲疑了。

    這是他們‘千辛萬苦’捉來的。

    而且也煮了半天,現在鍋里還沾著羽毛。

    忙活了大半天,就這么扔掉了,似乎很不劃算?

    余笙一邊啃面包,一邊思考許久。

    瀝川雙手環胸,從容不迫的等待余笙的決定。

    “哎,算了算了,一會兒我繼續拔毛吧!”余笙嘆了一口氣道。

    心里雖然明白,現在拔毛是最輕松的,一會兒涼了的話不好拔。

    但是她真的不想動……

    “過來!睘r川伸出手,對著余笙勾了勾手指道。

    “干嘛?”余笙翻了個白眼。

    但是身體還是非常誠實的一步步向前。

    “再過來一些!睘r川見余笙停下來,不悅的道。

    “……”余笙瞪了瀝川一眼,氣呼呼的走過去,“行了吧?夠近了吧?”

    “……太近了!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