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快穿反派boss太難搞 > 第689章 霸道偏執眼鏡王蛇vs苦雨

第689章 霸道偏執眼鏡王蛇vs苦雨

    瀝川嫌棄的伸出手指戳了戳余笙的腦門,后退了半步。

    就在余笙即將炸毛的時候,他迅速的握著余笙的手腕,彎腰一口將她手中剩下的食物含在嘴里。

    輕輕一咬,軟軟的面包在口中散發著鳥獸蛋和獸奶的清香。

    將嘴里的食物吞下,瀝川眸光里難得的散發出好奇的光芒,“這是什么?”

    “……”余笙回過神來,臉一黑,“你搶我面包!”

    “面包?還有嗎?”瀝川期待的問。

    余笙復雜的盯著瀝川,許久之后這才一臉古怪的問:“你不是肉食動物嗎?”

    “……”瀝川懵了一瞬,隨即耳根微紅,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回答,“不,我是雜食性蛇獸!

    “。!”余笙看著瀝川那不要臉的模樣,心中萬分服氣。

    大哥,你為了吃幾口面包,已經開啟無下限功能了。

    “行吧,這里還有幾個面包,我全都送給你吧!”說著,余笙將空間里剩下的幾個面包全部交給他。

    瀝川看到面包,學著余笙之前的樣子,一下子將袋子撕開。

    一口一個,很快就全部吃完了。

    “……”余笙目瞪口呆的看著瀝川的嘴巴,只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這家伙的嘴巴不大,吃起來也很優雅。

    可是那些面包再靠近他嘴唇的時候,好像自動變小,然后進入口中一樣。

    “難怪蛇類能夠吞下比自己大好幾倍的動物,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余笙喃喃道。

    “真的沒有了嗎?”瀝川吃完之后,意猶未盡的砸吧兩下嘴,低著頭目光灼灼的看著余笙問。

    “……沒,沒了!

    余笙一回神就撞入了一雙碧綠色的豎瞳里。

    不知為何,此時此刻她居然覺得瀝川簡直萌化了。

    “好吧,真可惜!睘r川有些失落的說完,然后蹲下來拔毛。

    他的速度很快,而且手勁兒很大。

    三兩下就將喔喔獸的毛,拔了個七七八八。

    余笙眸光錚亮的看著瀝川,心中非常的崇拜。

    一想到今天能夠吃到別具風味兒的雞肉,原本失落的心情早已消失無蹤。

    “我先去洗鍋,洗菜!

    余笙說著,端起鍋去了暗河洞。

    先將鍋刷洗干凈之后,趕緊從邰靈的空間里拿出一些蔥姜蒜等作料。

    邰靈還問她,怎么突然想起要做飯了……

    余笙表示,獸世生活很憂傷,必須自食其力才能活下去。

    沒想到,邰靈和余天,居然一臉幸災樂禍的說:“笙笙\/死女人,你做的東西,能入口嗎?”

    余笙氣得暴跳如雷,直接切斷了空間聯系。

    一切準備就緒之后,余笙將鍋重新放好,然后專專心心的燒火等著瀝川那邊將雞肉處理干凈。

    “哦,對了,瀝川你一會兒用這把匕首將喔喔獸破開,然后把它肚子里的東西全部扔掉哈!庇囿险f著,將匕首遞給瀝川。

    瀝川拔掉最后一撮毛之后,不解的看著余笙問:“為何要扔掉?”

    “……。!”余笙先是一愣,隨即整個人都不好了。

    是啊,瀝川應該是直接將動物一口吞掉的吧?

    所以,不管是動物皮毛還是內臟,應該都吞了吧?

    這么想著,余笙心中直犯惡心。

    “瀝川,動物內臟很惡心,而且還有糞便……以后你千萬不能一口吞了啊,實在是太惡心了!闭f著,還捏著鼻子一臉嫌棄的跳出好遠。

    那動作,就像瀝川身上真的臭氣熏人,惡心想吐一樣。

    “……”瀝川臉一黑,閃身來到余笙的面前。

    居高臨下的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的眼睛。

    一雙碧綠色的眸子里閃爍著憤怒的火光,陰惻惻的道,“傳說中,你們智者吃燕子口水、螃蟹的性腺,獸類的內臟和生崽的鞭器,貓屎,動物尿液等等,也沒見你們覺得惡心?而且獸神還發現了一些食用方法……只是,因為這些方法對于獸類來說,是一場新的災難,所以這才沒有公之于眾!

    說到這里,瀝川向前一步靠近余笙,兩個人的身體緊閉貼在一起。

    余笙只覺得像是碰到了一塊兒大冰塊兒一般,忍不住發顫。

    明明這家伙之前沒有這么冰冷的,難道是因為憤怒?

    來不及多想,瀝川瞇著眼睛再次開口,“小雌性,你就是傳說中的智者吧?所以你才會從天上掉下來。那么,你在吃獸肉的時候,有覺得惡心嗎?”

    蛇類進食的時候都時一口吞下,然后將一些廢物從口中排出。

    這是他們的天性,是與生俱來的本領和習慣。

    小雌性可以指使他做一些瑣事,可以要求他對她絕對的忠誠和信仰。

    但是他決不允許她膽大包天的歧視他的種族。

    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

    手中的力道越來越重,眼里的怒火還在不斷的上升。

    “你可以像其他任性的雌性那般趾高氣昂,但是你不能蔑視我的血脈,這是我的底線。明白了嗎?”瀝川深寒的說道。

    “唔……”余笙眼里閃爍著淚光,想要說哈卻發不出聲來。

    微微點頭,但是下巴處卻傳來刺骨的疼痛。

    聽到這里,她已然明白。

    自己剛才的確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她把一切都太過想當然了。

    試想,如果有一天動物們說出歧視人類,藐視人類的話。

    她是不是也如同瀝川這樣,大發雷霆?

    每個物種都有著屬于自己的信仰和種族觀念。

    她不該對瀝川與生俱來的天性表露出嫌棄的情緒。

    這對他來說,無疑在傷害他的信仰和自尊。

    瀝川見余笙淚光閃爍的模樣,心中一痛。

    這種感覺來的太突然,太奇怪,讓他忍不住煩躁不安。

    松開手,回到喔喔獸的身邊,一言不發的按照余笙所說的步驟開始處理。

    余笙得到自由之后,忍不住大口的喘氣。

    看著整個人不斷散發著暴躁和冰冷氣息的瀝川,余笙一步步走過去,然后在瀝川的面前站定。

    “瀝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庇囿险嬲\的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有時候就是這樣,你本無心之言,奈何他人鐫骨銘心……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