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丁薇記事 > 第155章 蘋果梨子腳趾頭萬賞加更6

第155章 蘋果梨子腳趾頭萬賞加更6

    男生的友誼嘛,上來就是這么直接。

    “老鄉在哪兒上班呢?能這么送禮物看起來也挺有本事哈,能不能喝酒?能就叫來,咱們晚上先喝一個!

    毛褲,又見毛褲。

    最近那條299的毛褲,宿舍里已經提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大家都很震撼——這年頭,有男的能體貼成這個樣子真是不可思議。

    就像張成亮他們,買手機吃飯可以,眼都不眨的花錢,但是買個毛褲能出手就是299——

    29的不一樣能穿嗎?

    所以,這一定是鐵鐵的交情,他們要不是看著周文康,想著這位有本事的老鄉,到時候念著情誼能多幫文康幾次,那他也不至于這么窮啊。

    最近張成亮他們吃飯有意不提刷卡的事兒,自費的周文康食堂吃饅頭都好幾天了。

    你要問他那張卡?

    別提了。

    ……

    冬天吃燒烤就有一點不好,身上的味道特別重,感覺滿頭滿臉、連保暖衣里頭都是菜味兒。

    大家伙兒磨蹭到十點才回宿舍,宿管阿姨裹著毛茸茸的珊瑚絨睡衣出來,相當不耐煩:

    “哎呀,你們這些小姑娘,一個個不把門禁當回事,阿姨我不睡覺的嗎?”

    她手里還攥著一把瓜子,此刻鼓搗兩下開了門,扭頭就又準備鉆回自己的小屋——

    今晚電視臺播那個啥,《藍色生死戀》。

    俊熙呀,恩熙呀——

    阿姨已經暗自哭了兩場了,這會兒一分一秒的鏡頭都不想錯過。

    丁薇他們早就練成了厚臉皮,此刻嘻嘻哈哈的從兜里掏出一根之前買的棒棒糖:

    “辛苦啦,辛苦啦!阿姨,下次不會了,我們給你鎖門!”

    棒棒糖是5毛錢的真知棒,就沖著說話的熟練度來說,就曉得這事兒不是頭一回了。

    阿姨也不缺這個,只是年紀大了順嘴抱怨,實際上,這才將將10點呢。

    大學生又不是高中生,哪有那么聽話的。

    她順手拿了棒棒糖,就趕緊揮手:“趕緊的,門鎖好!”

    扭頭就又抓緊回去看電視了。

    丁薇幾個相視一笑,趕緊說道:

    “快把門鎖上,回去泡個腳去!

    外頭是真冷!

    陳思雨動作麻利,順手“咔”的一扣,鐵門就重新鎖上了。

    她轉頭的那一瞬,遠處有一個身影正向這邊拔腿狂奔。

    ……

    呂麗上氣不接下氣地停在鐵門前,內心充滿了憤怒與絕望——

    她剛才明明看到了那個穿著花點羽絨服的就是陳思雨!

    她買了新衣服,特意在宿舍里說了說呢!

    明明看到了自己,卻還要故意鎖門?

    她喘了兩下,又伸手“咣咣咣”的拍門:

    “阿姨,阿姨開下門!”

    宿管阿姨好氣啊。

    一根真知棒還沒進嘴呢,此刻耷拉著拖鞋,拿著鑰匙又出來了。

    剛準備絮叨兩句,一看這女生挺眼熟——可不就是上次莫名其妙就哭了起來的那個嗎?

    她哼了兩聲,將鐵門上的大鎖懟得咣咣響才打開,然而正眼都不瞧她。

    此時此刻,呂麗只覺得滿心的屈辱。

    進了門后,她也不想再多說什么,此刻悶頭又沖到樓上去了。

    徒留宿管阿姨在底下嘀嘀咕咕,說些翻來覆去的話。

    ……

    再有半個小時就熄燈停熱水,宿舍里這會亂糟糟的,接熱水的接熱水,匆忙洗漱的匆忙洗漱。

    好在三人有默契,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時間安排的恰到好處。

    呂麗一進門,首先就聞到了掛在床邊的羽絨服上那厚厚的燒烤味兒。

    畢竟這玩意兒,風吹不能散啊。

    她一愣:“你們晚上聚餐了?”

    陳思雨剛刷完牙,這會兒正換衣服:“對呀,就跟謝言師兄他們宿舍的人一起!

    話音落了,卻沒得到回應,陳思雨換上厚厚的珊瑚絨睡褲,此刻抬頭一看,豁喲,呂麗的眼圈又紅了。

    她開心極了。

    此刻毫不客氣的笑道:“怎么了,跟師兄聚餐還得讓你同意是不?”

    呂麗內心滿滿的憤悶與委屈,但是面對這種問題,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最后只能又問出另一個問題:“你鎖門的時候,我明明就在后頭,你為什么還要鎖門?你就這么看不得我一點好嗎?”

    這話說的,陳思雨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認了:“誰看到你了呀!我鎖門的時候也不能特意再喊一聲有沒有人進來呀!你這不是心里有病嗎?太會在自己身上找存在感了吧!

    她說著,冷哼一聲就往床上爬,一邊爬一邊還含沙射影:

    “有些人呢,真是干啥啥不成,自我感覺倒挺良好哦!明兒改名字算了,叫什么麗麗啊,叫李白得了!

    能說這話,顯然是對丁薇之前的李白分析印象深刻。

    白珊珊也笑了兩聲:“胡說,李白委屈大了!”

    “對了,你們的分析老王都批了沒?”

    丁薇一邊往臉上涂面霜,一邊用腳試了試盆里的水溫:

    “批了!

    陳思雨也一臉煩躁,此刻抓了抓自己的頭發:

    “可別提了,管他批不批,反正交上去就是要了老命了,真不知道你那1萬字怎么寫出來的……”

    白珊珊也很沮喪:“我的還沒批……交是交了,可最后能不能過那就是兩碼事兒了。老王真是太狠了,也不是咱們的錯呀,就給安排這么多的作業……”

    輪到交作業的死亡時間,不知道多少女生找借口到宿舍里溜達來溜達去,就想刺一刺始作俑者。

    說著,白珊珊的眼神還瞟了呂麗一眼。

    然而此刻的呂麗再也不能再找出什么存在感了,她只是從她們的話里,驚恐到意識到一件事:

    “你們有作業?”

    陳思雨從上鋪探出頭來,此刻壞心眼一覽無余:“對啊,有作業!”

    三千字的分析,沒寫過的大可以試試,看看怎么能搞定。

    此刻這梁子真是結大了。

    “托你的福,你不是能耐嗎?從課上跑出去了,給老王那么大沒臉,他不得證明一下自己教的還是有水平的呀?這不,一人3000字的分析,今天下午賞析課上當場截稿——哦,對了,忘了你下午沒去!

    “你的稿子呢?不會不知道吧?”

    最后一句話問出來,陳思雨真是要笑死了。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 票据理财平台 北京时时彩官网走势图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超级大乐透玩法说明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360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北京赛车官方网站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势图 山西11选五技巧 深圳风采福利彩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