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重生蜜愛九爺求抱抱 > 疼,吹吹就不疼了
    “我打的不是人是賤人,我覺得該打就打。不服,你摁我?”

    袁寵兒捏緊她的下巴狠狠甩開!澳樀拇_很厚,真惡心!

    “賤人你敢打我!”

    蘇梓怡氣不可耐從地上利索爬起來準備對袁寵兒出手,云巖傾把袁寵兒護在身后。

    “你還要護她,她不配你這樣對待,你到現在還不懂嗎?袁寵兒就是一個虛偽的女人,我比你了解她!

    蘇梓怡感覺心涼,她站不穩,也不知道該做什么。

    “蘇梓怡你真惡心,已經跟蘇塵確定關系還在這里勾引我老公,你就是天生適合當小三的。我告訴你,你這種人不配得到愛,因為你的接近只是利益!

    蘇梓怡接近蘇塵因為他有點能力,口口聲聲說愛云巖傾,如果他沒有權勢,蘇梓怡會愛嗎?不會,她沒有錢活不下去,也可以為了錢做一切事情。她已經跟蘇塵在一起了,心里還想巴結云巖傾,這種人憑什么談愛,想腳踏兩條船的毛病依然沒有改。

    “我不配,我的確不配,但是我比你袁寵兒配!

    蘇梓怡不死心想繼續糾纏。

    “滾!”云巖傾不想跟她耗著,敢惹他家乖寶不高興就要付出代價。

    “蘇梓怡需要示范怎么滾嗎?”

    是的,滾出去,不是走。

    “云巖傾你不能這么對我,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你怎么還不明白?”蘇梓怡不理會袁寵兒的話,反而可憐兮兮的看著云巖傾,想要博取他的同情心,她不相信云巖傾對他沒有一絲感覺。

    的確有感覺,非常厭惡到極點的感覺。

    “蘇梓怡如果蘇塵看見你這幅狗模樣,他會怎么想你掂量掂量,還有我的男人不是你這種人可以窺探的。還有自戀的毛病該改改,我知道你狗改不了吃屎,慢慢來不著急!痹瑢檭簬Φ淖旖穷D時沉了下來,眸底一片寒意。

    云巖傾抓著袁寵兒的手看了看,揉了揉,突然吹了吹!疤鄄惶?”

    袁寵兒頓時愣了幾秒,隨后笑著面對!疤,你在吹吹唄!

    唐文澤:我是來送藥不是來吃狗糧的。

    何碼:咋變成虐狗的戲碼了。

    明知道袁寵兒是故意的,云巖傾依然樂意配合。

    蘇梓怡非常眼紅,她幾次見他露出這種深情都是為了袁寵兒,都是她。

    她羨慕嫉妒恨。

    “還疼不疼?”

    “老公的治愈能力不錯,給滿分!”袁寵兒嘴唇湊過去吧唧一口。

    “打人這種事情不需要你來,不許做讓自己受傷的事情!痹谒氖终菩穆湮。

    袁寵兒笑得非常開心。

    唐文澤:這兩個人還真是不分場合的秀恩愛,無情太無情了。

    唐文澤覺得待不下去,背著醫藥箱離開。

    何碼是想走都不能才是苦。

    “老公我困了,我們回家吧!

    即使困了我去也要讓蘇梓怡滾著出去,敢勾引她老公,真以為她是擺設嗎?

    還對云巖傾下藥,蘇梓怡還真是欠抽了!我自己倒是還沒有算賬自己就送上門,還惹了這么大的事情,臉皮比豬屁股還厚。
钱龙捕鱼个人技巧